企业被强拆讨说法遭踢皮球 对方扬言:你去告啊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5-02 07:36

“一个多月了,究竟是谁拆的?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拆?一直没个说法。”说到这里,李永青摊开手,深深叹了口气。

据北京波峰混凝土制品有限公司负责人李永青反映,今年9月13日,这家位于北京市丰台区花乡羊坊村的企业,在事前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被强制拆除。更令他不解的是,一个多月过去了,至今没人出来承担责任。

10月21日上午,李永青拉上同时被强制拆除北京东俊市政建设有限公司负责人张雷来到羊坊村,找到村委会主任樊冬青讨说法。

“这房子是谁拆的?能告诉我们吗?”李永青问。

“跟我们没关系,你去找政府。”樊冬青说。

“找哪一级政府?”李永青问。

“找乡政府。”樊冬青说。

按照樊冬青指点,李永青、张雷来到花乡政府,刚要往里走,就被门口保安拦住了。听说是为强拆的事而来,保安向北一指:“去找信访办。”

花乡信访办在乡政府以北百米处的一座大院里。走进办公室,迎面墙上贴着一张横幅“我们会认真听您反映问题”,横幅下坐着一位中年工作人员。

李永青上前问了句:“您贵姓?”不料,这位工作人员勃然大怒:“你问我干嘛呀!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先问我,最起码的常识不懂!我姓什么,跟你反映问题有关系吗!”

李永青登时懵住了,边道歉,边说明来意。这位工作人员消气后,告诉他们,去“找隔壁管拆迁的”。

来到隔壁,工作人员说,“拆违”的人不在,不清楚什么时候回来。李永青想要个“拆违”人的联系电话,被拒绝。

无奈之下,李永青、张雷决定去找强拆那天到过现场的丰台区四合庄派出所民警俞科。

在李永青、张雷的追问下,俞科告诉他们,这次拆除行动是“由羊坊村委会牵头,协调花乡政府配合”实施的。

事情终于有了点头绪。为了搞个水落石出,当天下午,李永青、张雷二次来到花乡政府,这回终于找到了“拆违”的人。

然而,这位年轻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三家企业被拆的事他们不清楚,“谁拆的找谁去”。

张雷一听急了:“我们这么大的企业,‘咔嚓’给拆了,也得给我们个答复,我们得找谁啊,我们得找个人啊!”

几番交涉下,这位工作人员表示,乡里只负责督促村里拆除,具体负责拆除的不是乡政府,应该是村里,“拆不拆是村的事”,乡政府不能越过村里。

“皮球”踢回了村里,李永青、张雷只好再次赶往羊坊村村委会。

这回,樊冬青碰巧出去开会了。村委会主任办公室一位姓王的工作人员明确告诉他们,厂子就是乡政府拆的,而且是乡长带队的。

“皮球”又踢回了乡里,李永青、张雷这下没辙了。经过商议,两人决定,直接找丰台区政府。

在丰台区信访办,一位自称“王茂林”的工作人员隔着玻璃窗接待了他们。

“我找村里,村里让找乡政府;找乡政府,乡政府把我踢回去。现在我们找谁也不是了,只好来找区里……”张雷向着玻璃窗另一面直倒“苦水”。

“找我们也没用。”玻璃窗另一面打断了张雷的话。

“我得找政府,你们就是政府啊!”张雷火了。

“村里做的决定不代表政府,要解决问题还是得找村里。”这位工作人员慢悠悠地说。

“我们找了村里,他们又说找乡里……”

“他们就是给你推。”这位工作人员依旧慢悠悠,“你去法院告他们呀。”

一天过去了,区、乡、村三级走下来,李永青、张雷依旧感到“两眼一抹黑”:“如果我们真违法了,要罚要拆都行,但事先要通知一下,事后也要给句明白话。”

带着李永青等人的疑问,记者致电丰台区。丰台区委宣传部回复称,这是一起“村民自治拆除违法建筑,收回集体土地”的行为,花乡曾发出限期拆除通知,但羊坊村始终无法与企业负责人取得联系。

“乡村两级无权强拆。有强制执行权的行政机关和人民法院在行使这一项权力时也必须严格履行法定程序。”北师大法学院副院长张红指出,在强制拆除违法建筑前,行政机关应提前告知当事人,并允许其限期改正。当事人在向行政机关了解相关情况时,行政机关也应履行告知义务。

记者刚刚从李永青处得知,他们已就被强拆一案向丰台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新华社“聚焦政府职能转变”报道小分队)

“这房子是谁拆的?能告诉我们吗?”李永青问。

“跟我们没关系,你去找政府。”樊冬青说。

“找哪一级政府?”李永青问。

“找乡政府。”樊冬青说。

按照樊冬青指点,李永青、张雷来到花乡政府,刚要往里走,就被门口保安拦住了。听说是为强拆的事而来,保安向北一指:“去找信访办。”

花乡信访办在乡政府以北百米处的一座大院里。走进办公室,迎面墙上贴着一张横幅“我们会认真听您反映问题”,横幅下坐着一位中年工作人员。

李永青上前问了句:“您贵姓?”不料,这位工作人员勃然大怒:“你问我干嘛呀!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先问我,最起码的常识不懂!我姓什么,跟你反映问题有关系吗!”

李永青登时懵住了,边道歉,边说明来意。这位工作人员消气后,告诉他们,去“找隔壁管拆迁的”。

来到隔壁,工作人员说,“拆违”的人不在,不清楚什么时候回来。李永青想要个“拆违”人的联系电话,被拒绝。

无奈之下,李永青、张雷决定去找强拆那天到过现场的丰台区四合庄派出所民警俞科。

在李永青、张雷的追问下,俞科告诉他们,这次拆除行动是“由羊坊村委会牵头,协调花乡政府配合”实施的。

事情终于有了点头绪。为了搞个水落石出,当天下午,李永青、张雷二次来到花乡政府,这回终于找到了“拆违”的人。

然而,这位年轻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三家企业被拆的事他们不清楚,“谁拆的找谁去”。

张雷一听急了:“我们这么大的企业,‘咔嚓’给拆了,也得给我们个答复,我们得找谁啊,我们得找个人啊!”

几番交涉下,这位工作人员表示,乡里只负责督促村里拆除,具体负责拆除的不是乡政府,应该是村里,“拆不拆是村的事”,乡政府不能越过村里。

“皮球”踢回了村里,李永青、张雷只好再次赶往羊坊村村委会。

这回,樊冬青碰巧出去开会了。村委会主任办公室一位姓王的工作人员明确告诉他们,厂子就是乡政府拆的,而且是乡长带队的。

“皮球”又踢回了乡里,李永青、张雷这下没辙了。经过商议,两人决定,直接找丰台区政府。

在丰台区信访办,一位自称“王茂林”的工作人员隔着玻璃窗接待了他们。

“我找村里,村里让找乡政府;找乡政府,乡政府把我踢回去。现在我们找谁也不是了,只好来找区里……”张雷向着玻璃窗另一面直倒“苦水”。

“找我们也没用。”玻璃窗另一面打断了张雷的话。

“我得找政府,你们就是政府啊!”张雷火了。

“村里做的决定不代表政府,要解决问题还是得找村里。”这位工作人员慢悠悠地说。

“我们找了村里,他们又说找乡里……”

“他们就是给你推。”这位工作人员依旧慢悠悠,“你去法院告他们呀。”

一天过去了,区、乡、村三级走下来,李永青、张雷依旧感到“两眼一抹黑”:“如果我们真违法了,要罚要拆都行,但事先要通知一下,事后也要给句明白话。”

带着李永青等人的疑问,记者致电丰台区。丰台区委宣传部回复称,这是一起“村民自治拆除违法建筑,收回集体土地”的行为,花乡曾发出限期拆除通知,但羊坊村始终无法与企业负责人取得联系。

“乡村两级无权强拆。有强制执行权的行政机关和人民法院在行使这一项权力时也必须严格履行法定程序。”北师大法学院副院长张红指出,在强制拆除违法建筑前,行政机关应提前告知当事人,并允许其限期改正。当事人在向行政机关了解相关情况时,行政机关也应履行告知义务。

记者刚刚从李永青处得知,他们已就被强拆一案向丰台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新华社“聚焦政府职能转变”报道小分队)

阿富汗总统选举唯一女候选人被取消竞选出口价格上涨难 国内洗涤品出口单价跌阿根廷举行中期选举 执政党保持在参众乌克兰女权人士在法国民阵线领导人面前美国网络销售辱华面具与服饰 迎接万圣人民币屡创新高 留学迎来最划算时代?外媒分析耶伦若就任美联储下任主席 面法国央行行长:金融交易税构成巨大风险印度拟射火星探测器 欲争亚洲第一被批马来西亚副首相为选举造势 出席者可获法国数百活动人员斗牛场前集结 抗议斗阿根廷执政联盟赢得议会中期选举数据显示中国赴美名校留学生每4人就有印度连环爆炸案已致6人死亡 反对党指因监听事件遭指责 德情报部门计划加强智能手机横行 日本偷拍案件五年翻一番伊朗将举行系列会谈 为新一轮核问题谈韩国自主研发太空观测卫星抵俄基地 拟500万叙利亚人在国内成难民 冲突严陕西“房姐”龚爱爱案10月31日二审买机票就送高铁票 两岸廉价航线延揽长男子半夜裸身从奉化游泳到鄞州 吸毒重庆一校从不请家长 学生犯错到小房间3岁男童被老师刀划手背 留下心理阴影李某某等5人强奸上诉案将于10月31各大电视台开启亲子模式 网友:别折腾安徽一高校电子阅览室成网吧 学生缴费中学生晚上爬墙出校出意外 1人背上留陕西“房姐”龚爱爱案10月31日二审格鲁吉亚总统选举前对立阵营民情【组图嘉兴秀洲消防工地“找茬”揪患80余处俄媒:俄以“恐怖袭击”罪对巴士爆炸进日本政府对东电援助资金已达上限5万亿美国研究称每周快走两个半小时 可延长英语网站The Complete R国际财经一周大事预报:美国公布上周首尼日利亚一大学宿舍深夜遭袭 校方称至浙江奉化养殖户螃蟹大量死亡 渔业局介安倍称将重新探讨是否将消费税率提至1安倍留用自民党三巨头 将调整副大臣及美国密歇根湖面现“双龙吸水”奇观加拿大支持销毁叙利亚化学武器 支持俄丁书苗曾数次出资安排多名女性供刘志军德国总统将拜访法国一座二战纳粹德军屠不甘分手骚扰前女友 每天70多个电话70℃扫大街成非高温作业 环卫工人防那英为抢学员 要帮单亲爸爸朱克 “带"我是歌手"尚雯婕纪录片首播 异类终双休日节假日进西湖景区 明年起都要单钟丽缇李嘉欣昆凌郭碧婷杨颖惊为天人的